意甲

已婚男靠吃软饭养老婆儿子女子揭穿仍执迷不编制

2020-11-18 03:0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已婚男靠吃软饭养老婆儿子 女子揭穿仍执迷不悟

易星 绘

倾诉人:阿惠(化名)女 46岁 湖南株洲亾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一定会有个角落,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孤独的欢喜。

在线记录:今报佘玉冰

阿惠说,她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把自己的经历倾诉出来。尽管她远离家乡身在异地,尽管时间渐渐抚平她心口上的伤痕,可那段荒唐的感情却如梦魇般,紧紧缠绕着她的人生。让她每每回忆起来,都充满悔恨、羞愧。

病友的情谊

2009年曾是我认为人生中最风光的一年。当时我生意做得顺风顺水,亲朋好友都对我敬佩又羡慕。更重要的是我还遇到了一个让我心满意足的男人洪苏(化名)

那是临近秋天的时候,我去医院做了个小手术,要留院观察半个月。和我同一间病房的女病友,看起来比我年长几岁,长得慈眉善目的,人也很热情。

她自称阿梅(化名),病情与我差不多,比我早一个星期动手术,我还躺在床上的时候,她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

她见我身边没有家人照顾,也很少有朋友来看我,便主动帮我的忙。

怎么不见你老公?有一天,阿梅跟我闲聊时,突然问我。

我叹息一声,感觉她像知心大姐般,便将自己的经历全都告诉了她。我之前生活条件很不好,离过两次婚。

第一个男人是我的初恋,我真的很爱他,可那时我们太穷了,穷得没有希望没有未来。年轻时我长得有几分姿色,外出打工认识了第二任丈夫,比我大了整整15岁,但他有钱有能力,不会让我挨饿受冻。

我毫不犹豫地离了婚,跟了那个老男人。当时所有人都骂我嫌贫爱富、不守妇道,可谁又知道我在生活中饱受的痛苦呢?

第二次婚姻虽然改善了我生活,却没有带给我任何精神上的满足和欢愉。我一点也不爱我丈夫,每次看到他露出满是牙渍的大黄牙,还有那越来越秃的头顶,我就感觉自己糟蹋了爱情和青春。

这段婚姻持续了5年。当他遇到比我更年轻更漂亮,也更缺钱的小三后,我顺理成章地退位让贤。我又离了婚,他给我一些金钱上的补偿,我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从那时开始,将近10年,我一直在为自己的生活打拼。我做过很多生意,努力地学习、思考,最终摸索出了一条致富的路子。我成功了,拥有了自己的小工厂,车子、房子也都买好了,独独差一个男人!

可要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男人,比找一条赚钱的出路更难!

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我对男人的要求也变得苛刻起来。首先他不能长得难看,我再也不会委屈自己嫁给相貌丑陋的男人。其次他也不能太无能懦弱,我不在乎他有钱没钱,但他要和我共进退,一起为事业打拼。

你对男人的要求,确实很高。阿梅听我说完,也是一阵叹息,大多数男人都是这样的,有钱无貌,有貌无能!

我见她似乎也有许多感慨,便小心翼翼地问她:那你老公呢?怎么从不见他来看你?

她平淡地说:他在外地打工。我儿子读大学后,他没什么事做,我就叫他去儿子所在的城市找一份工,顺便可以照顾儿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或许在阿梅身上,也有很多痛苦和无奈,只是她隐藏得很好,不肯轻易透露给我听。

自从我跟阿梅诉说了自己的经历后,她对我比以往更热心。有一次我嫌医院的饭菜难吃,她还偷偷溜回家,给我做了几样可口的小菜。而我为了感谢她,在她快要出院时,叫我手下的员工买了一盒昂贵的护肤品送给她。

她的弟弟

那天早晨,阿梅出院前去做最后的复查,忽然病房里来个了陌生的男人。那男人看上去40岁出头,高大、英俊,穿着打扮都很体面。

他等在房间里,笑微微地向我问好。我望着他,竟然觉得他儒雅又有风度,心里泛起了一丝丝涟漪。

你是她什么人,怎么之前没见你来看她?我问。

男人有些吃惊:她没跟你提过我?我刚从外地回来,今天是来接她出院的。

一瞬间,我脑中里闪过一个念头,他不会是阿梅在外地打工的丈夫吧?

我正想进一步问清楚,阿梅回来了。她看到男人,眼中没有一丝惊喜。面对我的询问,她只说:他是我弟弟。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呢!你们的嘴巴和脸形,简直一模一样!不知为什么,我心里莫名其妙地松了口气。

阿梅的弟弟笑得有些不自然,默默地帮她收拾东西。

不久后,阿梅来看我,她的模样有点窘迫。

她说:我想求你帮帮忙。听说你认识很多人,能不能替我弟弟找份工作?

我本可以拒绝,但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对再次见到阿梅弟弟,对跟他产生瓜葛,竟感到很期待。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当阿梅把她弟弟的身份证等信息交到我手中时,我疑惑了,他叫洪苏,跟阿梅不同姓。阿梅解释说,她跟弟弟同母不同父,姓氏自然也不一样。

我把洪苏介绍到朋友开的公司里上班。据说他表现不错,因为说话风趣,长相也英俊,很快就为公司拉到一笔大订单。

那晚,朋友做东,请我和洪苏吃饭。洪苏一个劲地给我敬酒,感谢我为他提供了这份好工作。喝到微醺的时候,也散场了,我和洪苏便走路回家。深秋的天气有些凉,他看我穿着裙子,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我肩上。

那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和气息,和我前夫的烟酒味不同,那是一种清爽的沐浴露的香气,让我觉得温暖而心情愉悦。

他见我穿着高跟鞋,又不肯打的回去,便到超市里帮我买了双平底拖鞋。

我笑:穿拖鞋和我的气质太不搭调了吧?

他望着我,目光灼灼:你人长得漂亮,穿什么都有气质!

那一刻,我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多少年了,我没有感受过爱情带来的悸动,可在洪苏面前,我竟像少女一般,娇羞、青涩,会为了他的一句话而充满希望与幻想。

那晚,我梦到了洪苏。起床后,发现他的外套还放在床头,那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在我的卧室里萦绕,仿佛他一直都在我身边。

我开始频繁地联系洪苏,各种理由各种借口。他也完全不拒绝马斯洛夫解释称我的邀约,每次都会出来陪我。我们像情侣那样逛街、看电影、吃饭,天气冷时,他拉着我的手放进他大衣的口袋里。

这就是我要的男人!等待了那么多年,我终于等来了属于我自己的幸福。

在跟洪苏交往前,我问他:你结过婚吗?有没有孩子?

他有些吞吞吐吐,但最后还是对我说,他没结过婚,一直都单身。

我半信半疑,却只当他有难言之隐。况且,就算他是离异的男人又如何,大家都有过婚姻经历,反而更清楚夫妻间的相处之道。

是的,那是我已经把洪苏当成未来的丈夫人选。我深信,在遇见了他之后,我整个人生都圆满了。

被揭穿的谎言

洪苏很快就搬来与我同住。我跟他商量:叫你姐姐来家里吃饭吧,她也算我俩的媒人。

可洪苏并不同意,推说阿梅很忙,后来干脆告诉我,阿梅搬到儿子上大学的城市,一家人团聚了。我对此深信不疑。

大概半年后,很偶然的一次,我去一家美容院做保养。两个女按摩师同时给我做身体护理,我听见她们在聊天

我以前那个同事,你也见过的,阿梅啊!她最近好像发财了,上次请我们出来唱歌,开了间包厢,低消一千五起步

我心里一惊,她们说的阿梅是我认识的阿梅吗?恍然记得,从前阿梅也跟我提到过,她曾当过按摩师。

我便问那个女人:你有阿梅的照片吗?

女人从里翻出她们聚会的合影,我一看,果真是她!我装作不认识,继续问女人阿梅的情况,女人很八卦,一五一十都说出来。我记住了最关键的一句话:她老公长得好帅,看起来比他小好多,就像小白脸一样

我心神不宁。回家后,我问洪苏:你姐姐回来了?

他却道:没有啊,陪老公儿子呢,怎么可能回来。

那一刻,我明白洪苏在骗我。可我还是心怀幻想,认为事情不会像我想的那么糟糕。

我偷偷查阅了洪苏的,没发现任何可疑的信息。唯一标注着老婆的号码,也是我的号。看来他处理得滴水不漏,可他偏偏忘记删除了一条信息

生活费已经寄给你了,不够再给我打。

我拨通了那个号码,是一个年轻男孩的声音。我问他:洪苏是你什么人?

我爸,怎么了?男孩说。

我的手颤抖起来:你是不是在市读大学,你妈妈叫阿梅?

男孩很吃惊:是啊,你怎么知道!

一切谎言都揭开了,洪苏就是阿梅的丈夫,他们竟然联手欺骗了我。当我几近崩溃地给洪苏打时,他却对我说:我和阿梅已经没有感情了,我们为了孩子才不离婚的。

那晚,阿梅亲自到我家跟我摊牌。她告诉我,一开始说洪苏是她弟弟,因为大家都嘲笑她,说她丈夫显得比她年轻,她不想在我面前丢脸。是你自己心怀邪念,对他动了歪心思!还怪我骗你?

我被她这句话堵得无法辩驳。我问:你怎么做得出来,把自己的丈夫送到我身边!

她冷笑:他本来就是个吃软饭的。与其跟那些没钱的女人混在一起,还不如替我和儿子捞点钱!

那一刻,我真的无语了,但我认为阿梅是为了气我,故意抹黑洪苏。

我跟洪苏断断续续来往了三年,他始终没有和阿梅离婚,反而用我的钱,送他儿子出国留学。直到我生意萧条,他又背着我勾搭上了年轻女人,我才如梦初醒。

我回想起那年阿梅跟我说的话,忽然明白了她对洪苏的鄙夷和冷漠。这样的男人,确实不值得我们去爱。但能把丈夫当筹码去赚钱的女人,又何尝不可怕!

这段荒唐的爱情,在我远走他乡时终于画上句号。可我仍然没能从羞愧和悔恨中走出来,或许余生,我都不会再相信真爱了。

桂林大情小事,吃喝玩乐尽在桂林生活,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氨基酸奶粉能长喝吗
华邦制药甲氧沙林片效果怎样
银屑病吃什么药有效果
TX品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