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青岛一医院被指不给产妇剖宫产致新生儿死亡

2019-09-14 06:55: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青岛一医院被指不给产妇剖宫产 致新生儿死亡 15:22:25

  今年36岁的市民晓阳向本报描述了这样一个令人伤心的产子过程:在怀孕期间各项检查结果正常,2011年11月13日来到位于青岛市海尔路的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青医附院)东院区待产时,产前各项检查均正常。由于是高龄初产妇,晓阳要求剖宫产,一名姓李的主管医生建议顺产。10时半许起,晓阳有强烈的生产感觉,助产士命他使劲憋住;11点多出现胎心下降,找不到主管大夫;直到下午近1点半时,主管李医生到场后马上处理,胎儿很快分娩出来,经抢救后哭了几声最终死亡。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呢?为此对患者、医院、卫生部门进行了采访。

  12月2日上午,晓阳的丈夫王成带着各种资料来到本报接待室,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产前:一切正常

  晓阳今年36岁,于2011年2月14日检查出怀孕,预产期是11月21日。在怀孕期间,她曾经在青岛妇女儿童保健中心和青医附院做过7次超声波检查,各项检查结果正常。王成将8月16日在青岛妇女儿童保健中心接受超声产前诊断的报告单拿给看,超声描述胎儿形态学检查、生长发育指标检测均正常。

  从34周开始,晓阳固定在青医附院东院区检查,每次结果都正常。从36周开始,由该院产科徐主任亲自检查。在38周零三天时,徐主任同意预约剖宫产。11月10日,晓阳在青医附院东区产科做了超声检查。

  11月13日凌晨两点钟,孕妇“见红”,6点赶到青医附院东院区,由值班医生做胎心监护,各项检查正常。晓阳要求入院剖宫产,夜班医生说暂时没有床位,不能收入院,等白班医生来了看看能不能收入院。由于看见病房里有空床位,早上8点钟,王成找到接白班的医生李某某,递上一千元红包后,李某某答应收入院。

  由于知道属于高龄初产妇,晓阳从怀孕开始就抱着剖宫产的打算,入院后也极力要求剖宫产,但李某某对她说,当天已经安排了两台剖宫产手术,时间安排不过来,胎儿状态很好,胎位也正,建议她顺产。晓阳还是很担心,对李某某说,如果顺产不顺利可立即对她实行剖宫产,李某某同意了。

  待产:憋了两个半小时

  约9点钟时,晓阳进入产房等待生产,带着胎心监护仪,检查一切均正常,宫口已开3指。10点左右,李某某做完第一台手术后来产房看她,对等待在产房门口的王成说“宫口已开6指,胎儿状态非常正常,估计很快就生了”,之后又做手术去了。

  到10点半左右,晓阳开始有生孩子的那种使劲的感觉,有人对她说胎膜已破羊水流出。这种使劲想生孩子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但助产士对她说“宫口没开,要使劲憋住”。晓阳就听她们的话,努力地憋住不使劲,但她又感觉实在无法憋住,就大声地叫医生,说实在憋不住了,要求剖宫产,在场的人却置之不理。

  11时许,突然出现胎心下降,最低每分钟70次左右,王成和晓阳立即强烈要求剖宫产,助产士说“医生不在,再观察看看”。当时正值午饭时间,王成看到有的助产士和护士去买饭了。这期间,晓阳又听到医护人员说胎心仪坏了,让她一直使劲憋住等待,没有一位医生过来仔细处理,偶尔有护士过去挂个吊瓶。

  晓阳一直用力憋着等了两个半小时,直到接近下午1点半时,李某某做完手术来到产房,很奇怪地对晓阳说“怎么还没生?我以为你早就生了”,这才安排晓阳消毒、清洗,上产床准备生产。

  生产:哭了两声再没声息

  晓阳觉得只用了两下劲儿孩子就出生了,这才知道生孩子就是这样用力,她质疑医护人员为什么不早让她用力?为什么一直让她憋了两个半小时?为什么要等到李某某来才让她生孩子?是不是李某某一直不来的话就一直不让生?

  孩子出生后,没有医生对晓阳说孩子有问题,她也没听到孩子的哭声,接着听到院方抢救孩子,晓阳问孩子怎么了,没有人吱声。过了一会儿,晓阳听到孩子哭了两声,她以为孩子没有危险了。守候在产房外的王成也听到了孩子的哭声,这时候产房里的产妇只剩晓阳一人,他也以为孩子没有危险了。护士对王成说,胎儿有点儿缺氧,但情况好转了,以后转入新生儿科再接着治疗。但很快,护士又出来对王成说,胎儿又不行了。之后,孩子的哭声再也没有响起,当天就放入医院的太平间里了。

  王成看到这个已经死亡的孩子有明显的皮下气肿,他怀疑最有可能是气胸所致,就是肺破了。王成夫妇认为医院选择的分娩方式不对,出现宫内窘迫后无视产妇及家属的强烈要求,没有选择正确的方式及时分娩出胎儿,直接导致婴儿出生后出现异常的严重后果,并且有无法解释的气胸。

  “结婚12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得来的却是这个结果……孩子是什么原因夭折的,无人作答……”这个36岁的男人在面前努力克制着情绪,近乎于“偷偷地”拭去眼角默默流下的泪水,“今天又回忆了一遍我最不敢回忆的事情,我保证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如果她们当时有一点心,哪怕让孩子早出来十分钟,我相信孩子不会这样,他只在这个世界上哭了两声啊,我心里难受得不能用痛苦来形容……”

  后续:产妇精神恍惚

  从事发到当天晚上8点,王成想从院方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后果,但是一直找不到主管人,没有一个人对他们作出解释。到了晚上8点多,产科的两位主任来到病房,但称不了解情况,也不肯找来白天在场的两位助产士了解情况。

  出产房后,晓阳脑海里不由自主地一遍又一遍地浮现出医护人员在产房里的无所作为和漠不关心。产后第三天开始,晓阳出现了精神恍惚,后来精神状况愈发恶化,出现过自杀意图。在第五天清晨,王成去厕所的空当里,晓阳爬上了医院的窗户,被王成及时发现救下。

  从产后第三天开始,王成请求医院联系精神心理方面的医生会诊,院方口头答应,但是等了两天,相关医生并没有出现,院方说位于江苏路的青医附院本部有精神科。由于产后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创伤,晓阳无法前去本部就医,王成在第六天到本部找到心理精神科医生咨询。医生给晓阳开了药,并建议改变环境。

  王成感到院方在整个过程中未能尽心医治,到青医附院本部找领导反映情况。在院长办公楼下遇到保安阻拦,王成请求通报院长,保安不给答复。王成保持极大的克制,未与医院保安发生任何冲突。静候院长无望,王成只好离去,这过程中遭到身份不明人员的围堵和尾随。

  事件发生第七天,副院长出面,要求晓阳离开医院,并表示如果需要医院派车送回家的话,医院一定努力办到。

  家属提出晓阳的精神创伤跟医疗过程有最直接的关系,并且医患关系还没有解除,产妇的精神状况令人担忧,需要继续治疗,并且家里有为孩子准备的衣服、玩具和已装修的婴儿房,担心回家会受到更大的刺激令病情加重。医院要求产妇出院,并委婉地表示,离开医院的环境有利于精神治疗,虽然事情是在医院出的,产妇精神状态严重欠佳,但怎么办是家属的事情,医院一概不管。

  王成夫妇离开了医院,暂时住在租的房子里,目前正处于做医疗事故鉴定的过程中。

  医院这样说:我们也在等尸检结果

  12月2日下午,通过联系到了这名姓李的医生,在说明了情况之后,李医生说知道此事,以下是李医生与的对话:

  李医生:不好意思我现在有手术,挺忙的。你要采访的话要经过医院,因为我们是为医院服务的,我不能单方面地去接受采访,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情。

  :医院方面我也会联系的。您是她的主管大夫?

  李医生:我是值班大夫。

  :她出现胎心下降之后找不到您……

  李医生:当时我不在场,事情的经过我们医院都写了。

  :事情的经过是像患者所说的那样吗?

  李医生:患者也在上传播这件事情,有些东西有点儿言过其辞,有一部分确实是真实的,但是这背后是有原因的,他们把原因给歪曲了,有可能非常主观。

  :是什么原因?

  李医生:因为我们也在等结果,尸检结果没出来。

  :您说的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李医生:不是,就是说呀,在等尸检结果呀。医学上的东西可能说出来你也不懂。

  :没有关系,你可以跟我说一下,我尽量地去理解。

  李医生:我现在真的没有时间,我现在有手术,我还在加班呢。

  :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再给你打。

  李医生:嗯嗯,嗯嗯,好吧。

  :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李医生:嗯,不好意思,我现在……

  :我说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呀?

  李医生:你以为我真的很闲呀,我真的是很忙。你跟医院方面联系吧,医院方面如果说需要我出面,我再出面。如果是你们自己来找我,我不会接待,有时间也不会接待。必须要通过医院,突然地来找我,我觉得不大合适。医院不允许我们单独跟媒体接触。

  从王成手中,看到了医院出具的《产妇分娩经过》和《新生儿抢救记录》,就是李医生所说的医院写的事情的经过。“孕妇12:00宫口开大cm,先露+1,自诉有大便感,值班人员告知因宫口未开全,过早屏气用力会导致宫颈水肿、宫颈裂伤,嘱产妇宫缩时大口喘气即深呼吸……”而王成质疑,胎心下降之后非常危险,为什么不赶快结束分娩,把孩子剖出来?宫颈水肿、宫颈裂伤跟孩子死亡相比,哪个伤害更大?

  那么,青医附院对此事持何观点,对采取的分娩方式究竟存不存在问题,对新生儿的抢救到底存不存在问题,12月6日上午,就此联系了青医附院本部院长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氏的工作人员告诉:“苗院长出差了,您先别过来,我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我只能给您记录,向我们主任说说,但是具体找哪位院长不是我们能负责的。”

  稍后,这名工作人员给回说:“因为事情是在东区发生的,您应该找东区的梁院长采访,梁院长没出差。以前遇到东区的投诉,都是转给东区。”当问及青医附院本部和东区是什么关系时,该工作人员说,处理权也不是全部在东区,本部还是要为东区负的。

  随后,通过各种方式联系苗院长和梁院长,均无法联系到本人。院长办公室工作人员说除办公外没有其他联系方式,他们也无法转达的采访要求。

  找到青医附院本部宣传处崔处长,她告诉,医院现在正在处理这件事情,有一个相应的说明,包含着医院与产妇口头的沟通协调以及医院给她的书面记录,还要等孩子的尸检结果。

  现在整个部门正在积极地协调处理这件事,但是由于有一个程序,包括建议他走司法程序,还有对孩子做的鉴定,现在结果还没出来,这些结果出来以后,肯定有一个相应的解决办法,并拒绝了采访院长、产科主任、助产士、相关专家的要求。

  关于从医学方面看,对产妇采取的分娩方式存不存在问题,崔处长说她要等结果出来以后,专业人士看着尸检结果才会有说法;至于产妇精神方面的问题,崔处长表示不清楚具体情况,要等相应职业部门领导的意思。

  卫生局这样说:进产房后由助产士帮助生产

  王成告诉,目前已在崂山区卫生局备案,12月5日下午,联系到了崂山区卫生局医政科王主任,她介绍说,这个孩子已经去做尸体解剖了,是由青岛市公安局和卫生局共同委托青岛市市立医院病理科专门的尸体解剖检验中心做尸体解剖,目前取证方面没有困难,应该在45天内给结果,现在医患双方正处于等待期间。她希望王成耐心等待尸体解剖结果,一旦结果出来,就会通知他来取结果、填表,去申请医疗事故鉴定。

  王主任进一步解释先做尸体解剖的原因是,由于医疗事故鉴定有时限,如果现在就申报做鉴定的话,拿不到证据,材料也提供不全,反而影响在规定时限内出鉴定结果。如果在尸检结果出来之前出医疗事故鉴定报告,对双方都不公平。在做尸体解剖之后,青岛医学会做鉴定时,就是拿着尸检结果再申请鉴定,对双方都公平。

  谈到一些细节时,王主任说,11月13日是星期天,值班医生在做手术的话,助产士和护士应该在场关注产程。至于高龄初产妇该选择何种分娩方式更安全,王主任说,产程长短因人而异,应根据产妇自身情况来定,如果产妇分娩发生后宫缩良好,胎儿位置正常时,自然分娩是最科学的。如果产妇状况差,出现产程进展过长、宫口迟迟不开、胎头不往下降、宫口开全之后胎头不往下走等情况,就应该选择好时机采用剖宫产术终止妊娠。另外,产妇出现精神方面的问题要赶紧治疗,最好找治疗能力高的专业医院,至于青医附院是否应该为此负责,王主任表示丧子之痛打击非常巨大,晓阳可以一并申请鉴定。

  又采访了青岛市卫生局宣传处徐主任,她表示青医附院还没有上报此案例,但是一般来说,产妇进了产房之后是助产士帮助生产,可能产妇之前住院了,因此有一个主管大夫,但是进入产房之后,是助产士帮忙生产。她需要听听医患双方的说法,才能询问业务处该如何处理。她建议家属做医疗事故鉴定,等鉴定的结果出来再说,“很多医疗事故都是鉴定出来之后,医院该赔偿就赔偿,该承担就承担。”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基因检测脑血栓髙危怎么办
8岁儿童口臭怎么办
怎样可以快速止泻止痛
孩子厌食怎么调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