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笛声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楼第十三卷

2020-09-16 08:10: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楼(第十三卷)

作 者 / 君 玉。

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搂第十三卷。

点好饭菜后,阿4递给他一个牛皮纸文件袋,他打开,里面是两张照片。第一张照片上是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脸蛋妩媚,身材火辣,非常漂亮。但是,却有一股让他非常不喜欢的风尘气。再看下一张,原来与第一张是同一个人,只是样貌变化蛮大,相比第一张,人瘦、憔悴、有些显老。他疑惑地看看阿4。

那是给你准备的。阿4的声音像他的人,清泠、淡漠,但又能激到你的心湖,非常的好听。

给我?秦忠信一时不解。

当时给你酒后准备的美好佳人。阿四看看他,淡漠1笑,给了解释,她叫‘媚儿’人如其名,是那个休闲中心接客最多的小姐。

秦忠信虽还没听到阿4告知他幕后人是谁,但也知道,这个媚儿绝对不是就送给他消遣一下那么简单。他看着阿四,静等下文。

当天她身体其实不太舒服,在休息的时候接到中心‘妈咪’的任务,照顾好818的客人。她当时的情况其实不是太好,想休息。但是当她看到乃至远远超过她艳名最盛时的正常收入的五万元订金时,而且只是陪一晚,马上答应了。

有这个人?她这么贵?秦忠信不由惊愕,他从没见过这个人出现,而且五万的订金,也就是十万的价格,是旧时代大上海的头牌吗?还是自己离开了德众后不了解行情了?

呵呵,为何不想贵的并不是她而是客人?阿四笑,你是没见过。因为给留了药效发作的时间,迟后半小时去敲门,但没有敲开。她也身体不舒服,想着不过是陪个客人,是客人不开门,不能怪她,大不了不拿另一半钱就是。

不过,等她自作主张提早回去后,第二天,她接到了‘妈咪’的电话,说她事情没有办成,不该半途而废。她是个非常精明的女人,挂了电话,想想那五万的订金,又向‘妈咪’确认过对方知道她的身体状况,嗅出了事情的不寻常。若非她太需要钱,被天上掉下的机会砸晕了,当时可能就可以觉察。想通以后,发觉这不是普通的讨好手段,而极有可能是一个诡计,她害怕了。当天整理了东西拿了那五万块钱就跑了。在外面转了三个月后回了老家,这是找到她后付了另一半钱买下的两张照片。固然,还有她的坦白。

她有病?本来以为是伤风感冒,可是听到这儿她的身体状态引发了秦忠信的注意。

阿四为他问到关键亮了一下眼:那个地方会引发的病?

不,是 。

为何?

它会传染,又较快有表现,但不会马上死人。不过,却会让一个人废掉,而且失了脸面。

错愕,随之而来的是愤怒。谁和自己这么大仇恨?呵呵,可不是失了脸面?废掉,想废了自己。他抿了抿唇,眼神阴暗。

谁这么恨你?想这样对付你?阿四自然知道了幕后之人,只是有些好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被这样的手法对待,想想那个人,呵呵,让人浮想联翩。

第35 章 慈善晚会。

是谁?秦忠信面色不改,沉声。

不知道。看到秦忠信怀疑地扬眉,又说,不过据当日的值班保安说,那天一早刚换班,他们的小老板就过去视察工作,还看了监控。并且专门抽看了八楼客房的监控回放,从头天晚上9点五十五分到当天早上六点三十五分。你是十点零三分回的房间。不过,小老板对所看到的非常不满,不满有人拿了她的钱却没替她办成事。

小老板?那末,肯定不是杨志。

一位优雅漂亮的贵妇,保安还神秘地告诉说小老板是大老板的好朋友,所以在中心非常的有权威。其实是保安看到报酬丰富特地卖弄自以为珍贵的八卦秘密讨好他,不过确切给了秦忠信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秦忠信脑海里第一时间闪过一个人影,随即想起女儿满月宴和杨志一起的吴锦绣,也想起在B市原计划行程最后一天的情况,已无需再问下去。他握了握拳头收敛情绪,面带笑意看向阿4:辛苦了。这两笔费用会和另一半款项一起打过你账户。

打燃火机,将那两张照片烧掉。两人吃完了饭,很快分手。

阿四坐在驾驶座看着秦忠信先行驶过,轻轻一笑,发动车子离去。

阿4与秦忠信相差两三岁,这个案子前并无交集,素不相识。不过因为这个案子而简短的两次接触,让他对秦忠信这个人产生了兴趣。他也能感觉到秦忠信对他或说对他的业务能力与操守是欣赏与信赖的,他想起他们第一次的见面。可以说,这两个男人间有了一种虽未深厚却隐约可见的惺惺相惜在其中。

秦忠信没有回家,而是回了公司。员工都已下班,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回想着阿四的信息,分析着整件事情。他清楚吴锦绣的意图,又惊讶她的奇葩思想,她对自己竟有这么大的恨意,以至于欲毁之而后快。他又想到了林丹,如果那天没有她,他是否就被叫开了门?那接下去?不由有些冷汗。纵使他意志再坚强,当时如何控制的了药力?否则就不会有林丹的意外了。特别那个媚儿既然是接客最多的,媚功自是非同一般,即使自己从心里讨厌欢场中人,又如何在那时谢绝一个有心撩拨的花魁?他没有这份自信。那末,一定程度上来讲,倒是林丹帮自己挡了1劫。

至于吴锦绣,想起她5年前说的在B市的休闲中心的投资案,看来是真的。再想到签约时刻杨志的中途退场,因重要的事情而延期,看来不过是为了红颜知己罢了。只是,在这整件事情中,杨志扮演了什么角色呢?她竟然有气力把他从那样关键的时刻叫走,并能令其改期。有一点倒可以肯定,杨志不会知道吴锦绣行此事的缘由,那么便没有理由对付他,而且据自己对他的了解,他也不是用这种龌蹉又阴毒的手段的人。吴锦绣!现在他想到这个名字就觉得邋遢。

秦忠信靠椅而坐,双脚架在办公桌上。现在自己所有的东西不过刚开始往料想的轨道上走,还未真正打开局面,她却要在这个时候将自己毁掉。他相信,自己身携那样的症状毁掉,夏之涛是不会拉他的。他们翁婿二人有类似的地方,内心都自满而独裁,不容许他人的背叛。吴锦绣,实在是太可恶!虽没有到达你要的效果,可终究设计了我,也惹怒了我。怎么办呢?

阿4依照习惯睡前在棋盘前自己给自己下棋,手机振动。看看来电显示,眸光一闪,接起。

半年后。

当晚是市政府牵头举行的慈善晚会。政府可以筹款项搏善名,企业可以露露脸,开辟下人脉,联系下感情。为了隆重,市委书记夏之涛亲自照了面。也为了大家轻松,所以他照面做了一番嘉奖与勉励后就走了。于是,所谓的慈善晚会还是一场衣寰鬓影的浮华集会。至于前面捐献的那点钱,其实谁都不在乎,那本就是预算内的一笔经营本钱,在乎的只是这笔捐献是否起到了该有的效应。

经过半年的调养,玉姝的身子虽不能再回到怀宝宝前的模样,但是比刚生产时好多了,最少不会时时无力气喘的感觉。不用劳动,纵然仍有不足,偶尔的出来应酬还是可以的。今天秦忠信就带了她一起过来。

玉姝本就气质脱俗,五官绝美,加上为了掩饰气色上的不足,化了精致的妆容,一袭白色缕花礼服,长度及脚踝,不失隆重又清新典雅,与简单而不失重视黑西装白衬衣领结的秦忠信1出现,就吸引了大众的眼球。女人嫉妒秦忠信身边的玉姝,却又不能忽略她与秦忠信极其相称的美貌。男人则是直接忽视了秦忠信,想着这么美丽的人怎么就不是站在自己的身边?固然,也只是想想。毕竟,市委书记的女儿不是能随意调笑的。即便玉姝低调,少出席这类场合,不是太多人认识夏玉姝,但见到她身边的秦忠信,相互私语几句也就知道了。其实今天场内的女性基本上都不是可以随意态度对待的。

玉姝其实不习惯这种场合。若不是不太适合,她很想林丹陪着秦忠信过来的,她知道工作中,林丹很善于这些应酬,工作中有需要时也基本会带林丹。但秦忠信说今天虽也离不了人脉的开辟利益的追逐,却是私人的情势,他们2人一起会更好。她对他的一切都是支持的,因而把小心心喂好交给容妈,自己精心打扮好陪他一起过来。秦忠信也了解玉姝,所以其实不委曲她。从侍者手里给她取了一杯橙汁,自己拿了一杯鸡尾酒,让她去随便吃东西或去休息区都可以。自己走进了打招呼的圈子。

玉姝站在那儿,周围看一下,也没有认识的人,又不想找人认识,挺无聊的。便踱步到餐台,捡合眼的挑了两块到小碟子里,尝尝味道还不错,便多夹了两块,想去找个座位坐下来吃小点打发时间。

不想,1转身胳膊碰了人,杯子里的橙汁晃了一下,溅到了手上,又从手上滴落几滴到裙子上。其实小小的几滴在白色的裙子上其实不太明显,但感觉上总不舒服。而且,手上的虽然可擦,果汁中的糖分却会有黏黏的感觉也不舒服。于是玉姝笑着对对方的道歉说声没关系放下手上的东西去了卫生间。

玉姝在卫生间轻轻地擦拭裙子上的那点污渍,果汁本是很难洗的,好在清洗及时,虽还有一点印记,却是挺淡了。对着镜子看看,抽了张纸巾擦干手,转身到垃圾桶前丢下纸巾。不想身后一人往外出时轻轻碰了她一下,手一抖纸巾掉到了地上。她弯腰捡起,丢进垃圾桶。直起身,发现拇指和手包之间多了张纸片,她看了看身旁,只看到一个酒店服务员的背影,一闪而出。她知道碰到她的人早出去了。谁掉的纸条呢,是给她的吗?洗手间暂时只有她一个人。她想了想,走进一个空格,关好门,打开了纸条,看到一行干净但不算漂亮的字迹:看好自己的宝贝,小心身边的人。心下觉得奇怪,这是什么意思?谁给她的?她今晚都没见到认识的人。可是,又像肯定给她的,由于洗手间里没什么人。而且,既然做这个动作,总不会有认错人的乌龙。她不由觉得可笑,简直像拍戏的情节,没想到自己也能遇到。

忽然又想到,自己不认识别人,别人却能给自己纸条,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也有些畏惧。将纸条再看了1遍,丢进马桶,冲了下去。到洗手台洗了手赶忙出去。

出了卫生间,渐渐地往向大厅方向走 。心里琢磨着纸条上的话。看好自己的宝贝,她今天没带什么宝贝啊。虽拿了一个手包,里面不过是手机,两片纸巾,一个微型化装盒。不要说珍宝,一分钱都没有,反正忠信在旁边。咦,忠信,对了,是说忠信吗?忠信是自己的宝贝,虽然这种说法有些奇异。但是,在自己心里,他确实是自己一生中最珍贵的,他是上天赐予自己的荣幸与幸福。不是说要她当心身旁的人想到这儿,心里猛然慌了起来。她抬起头,快速往大厅走去,眼里逡巡着,却没看到秦忠信,她一下慌了,再想那后半句小心身边的人越觉得好像意有所指,难道那人看到了甚么,忠信去了哪里?

玉姝。

正在她心中焦急胡乱猜疑的时候听到背后的声音,是秦忠信在叫她。她愣了一下,迅速转头,看到秦忠信,奔了过去。秦忠信正向她走过来,见她这样,迎上两步接住她。

你去哪儿了?她率先发问,带着焦急带着委屈,仿佛还带着畏惧。

怎么会畏惧呢?秦忠信轻笑。可笑地看着她:找你啊。你去了卫生间?

嗯。出来就找你,可是怎么都没看到。

现在不看到了。他笑,抚了抚她脸颊,她面上一红,心里甜蜜。

感觉怎样? 秦忠信看着她,她今天确切很美,不过,也弱不禁风。

第 36 章 一根头发。

看着她一副不怎么样的表情,揽过她。

若无聊,我们就回去吧,心心也等我们蛮久了。

现在可以回去吗?她惊问,她不太熟习这些应酬的规矩。

钱都捐了,当然可以。人脉的开辟固然要,但感情也不是一晚就建立的。也没有几个人真正喜欢端着一杯酒人群中到处游走,微笑,搭赸,客套,介绍。1晚的应酬,多一时少一时没有多大区别,生意是利益的共同提携,一步步踏踏实实做出来的。人脉是靠诚信一分一分积累起来的。

这个时间女儿早就睡了,可是看着她的可爱的睡颜,玉姝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母亲。就像在忠信的身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一样。自己生命中有他们两父女,自己还有什么渴望的呢?没有,她非常的满足。如果说有,也有,那就是他们一家人—爸爸,忠信,自己,女儿,一家四口长长久久健健康康的在一起。听到现在可以回去,当下高兴地点头。

见她点头,知道她应当早就想回去了。秦忠信便带着她一边与遇到的熟人打招呼,一边往外走。

二楼一个视野极佳的角落,两个人看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将他们的行动一览无余。

一个眼底有压不住的嫉妒与愤怒,一个眼底有嫉妒,有不平,有对自己的心疼,又有瞥到那猩红指甲攥紧的嘲笑。

看着那两道身影走出视线。

五分钟后,酒店一个房间里。

只给了她一张纸条?

你不是随着看了。

半年了,您好像什么都没做过?

我不会比您着急。我有很多时间。

可青春有限,新鲜感也很短。

您操心了。一张纸条真有那么大的效果?看来,您真的有他的秘密。本以此为摸索她,没想到现在肯定了却一阵厌恶,心恨得发疼。

‘他的秘密’呵呵,我固然有。不过,女人都比较隐忍。而且,极度的爱会在悲伤愤怒后谅解一时的过失,如果说他的解释是一时被动的话。由于她离不开他。

一时沉默,听到隐忍的呼吸声。

这样就受不了了?你会爆露的哦。现在只是、固然也肯定埋下了怀疑的种子。若要猜疑加深,还需添柴加火。我的帮忙已到此为止,剩下的…。

您不也在盼着结果?

呵呵,是啊。不过,我没有你那样大的图谋。我只盼着一个结果,那就是一个字—‘乱’他被毁掉。

你…。

别急。你会成功的,她不是你的对手。想利用我?既有现成的资源,我又怎会牺牲自己。够聪明,够狠,终是太年轻了些。

玉姝倒有几天琢磨了下那个纸条,只是怎样都想不到甚么,也就丢开手。

这一天下午,心心午睡未醒。她把秦忠信昨天换下的西装通过风后,准备整理一下挂进衣柜。她的手轻轻抚过西装的每寸,带着无穷的爱与眷恋,心里充满甜蜜的幸福。想到这个漂亮的、出色的、让自己一见钟情深入心底的男人,现在是自己的丈夫。每天早上在自己的目送中去公司,每天晚上在自己的期待中回到家。小床上睡着他们的女儿,他与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无血缘却最亲近的两个人。她将脸轻轻贴了贴西装,像贴进秦忠信的怀抱。整整衣领,提起了衣架就要放进衣柜。可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她看到西服前领有一线亮光,她收回手,停下来。把衣领靠近眼前,对着光线转侧一下,看到是根头发。暗怪自己粗心,把头发弄到衣服上了都不注意,她知道他有洁癖,若他看到不知道会不会不高兴。捏起拇指和食指,小心肠把那根头发捏了下来,当头发捏在手上离了衣服时,她停住了,她看到那不是自己的头发。自己的头发没做过任何的烫染,细软的发丝黑而亮。而这根头发光泽还好,但是染烫过的,金棕色,微微的曲折,可以想象满头的微曲的发丝,自然而有风情。比自己的头发短些,应当刚到肩部的长度。

脸上的笑意凝住了,脑海里自然地显出了那句话:看好自己的宝贝,当心身边的人。看来这句话真的值得揣摩。很明显这是一根女人的头发。在这个位置,是谁的?身边的人,身边的女人。谁?是谁身边的?自己身边只有阿姨和嘉绮,根本没必要去想。那末是忠信身旁的?她第一时间想到林丹,想到她开朗直率的言谈,再就是何晓倩,不过想到晓倩的面貌和小菩萨一样的笑脸,直接把她过掉了。林丹,林丹的头发长度倒是差不多,好像她也染了头发,她一貫喜歡做头发。她的头发是什么色彩呢?竟一时不能肯定,倒也不好下论断。会不会自己多想了,是偶然碰到的呢?因为秦忠信除少量出差外也就加班或应酬回家会晚些,但基本没超过晚上十二点过。可是偶然碰到又怎会在胸前呢,而且留下了一根头发。

她盯着那根头发,犯了嘀咕又想不明白。

这时候电话响起,低低的睡眠曲的音乐,怕女儿听到突然的声音畏惧而特地调的铃声。忠信打来的,他说今天晚上会早点回来,一起吃晚饭。从去年去B市后,公司就时不时加班了,自是赶不上准时饭点,他又不让自己等,若爸爸在家也不好等。今天都周四了,这周还没一起吃过晚饭呢。所以听到今晚能一起吃饭,嘴角自然地弯起了弧度,心情一下子开朗了。看着那根头发,也许自己多想了,记起来他曾经对自己说爱他,就要信任他玉姝把它扔进了垃圾桶。

晚饭时,小心心醒了。餐前玉姝已先喂了她一些辅食,不把小公主喂饱,直接就别想吃好饭了。不过,吃饭的时候她还是喜欢随着坐到饭桌上,玉姝也不舍得把她丢在一边自己吃饭。现在容妈就抱着她占了一个位子。已九个还以为是爸爸跟妈妈吵架在说气话月大的小心心,睁大眼睛从爸爸、妈妈、外公脸上来回扫过,盯着他们咀嚼的嘴巴,时不时拍拍手掌,啊啊几声自己深奥的语言,配以独特的表情,萌翻吃饭的三个大人的心。而今天的心心特别兴奋,坐不住,站在容腿上。忽然在直直地盯了爸爸1会后,向爸爸伸出了两只小手。开始秦忠信故意不理她,不想小公主发了火,啊啊。咆哮,跳动着小脚。早已心疼的秦忠信一把把她抱过来。到了爸爸怀里的小心心心里满意了,高兴地跳跳,坐在爸爸怀里。抬脸眼巴巴地视线随着爸爸的筷子到爸爸的嘴巴,再由爸爸的嘴巴到筷子,看得秦忠信心软软的,放下筷子,用勺子沾了一点汤汁喂到她嘴里。小公主喳巴喳巴嘴,高兴地啊啊。两声,用手扯住爸爸的衣服摇了摇。秦忠信低头看她,她笑起来,露出几颗小白牙,忽然papa。的音节从她嘴里发出。秦忠信微笑的脸愣了一下,一把把她抱起来,看着宝贝女儿:宝贝儿,刚才在叫爸爸吗?乖,再叫一次。

女儿先看着他傻笑几秒,果然又叫了1声pa吧。还有一个音节已经很准了,只是随着叫声,1只小手软软地拍在他嘴巴上。秦忠信狠狠地吸了口小手,小公主以为爸爸和她玩,咯咯。的笑起来。旁边的玉姝和夏之涛也激动了。这是小心心六个月时发了一次嘛。的发音后,相隔三个来月的第二次发音,但比第一次发音清晰很多。玉姝有些嫉妒女儿现在叫的竟然不是妈妈。

夏之涛也在旁边逗外孙女:宝贝儿,叫外公?

这餐饭吃得一家人快乐无比,晚上只要夏之涛在家而小心心又醒着,就会照顾夏之涛,一家人在客厅里玩一会儿。今天更是如此。等小心心兴奋够了,也困了,在妈妈怀里秒睡过去。饭前已帮她洗漱好,直接抱她去睡觉。秦忠信从玉姝手里接过她,抱着上楼回了房间。

秦忠信和平常一样,若有加班或应酬就会提早给玉姝电话。无事则准时回家,回到家的第一时间是一把抱起女儿,亲呢顽耍一阵,而女儿每次见到爸爸都会特别的兴奋。常常喊着越来越清晰的pa吧笑着在爸爸脸上涂满口水。看得玉姝在旁边一阵妒忌,想自己每天全天候陪着她,除了几个月前一个似是而非的单音节外,再也没听她叫过妈妈。

而一向有洁癖的秦忠信对女儿每天给自己口水润脸,不但没有厌弃,反而总是胸中父爱满溢。

第 37 章 玉姝的怀疑上。

他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小心心不是刚出身的小娃娃,而是和自己已是几十年的父女。有一次玉姝就吃味地撒娇,说他对女儿的感情远远浓过对她,害他笑她连女儿的醋都吃。

半个月后的一天,玉姝在整理秦忠信的衣服时,又发现了一根头发,看着觉得与第一次的有些相像。但第一次的被她扔了,无从比较。她抱着衣服,若说一次可能是意外,两次也是吗?而秦忠信又与往常没什么不同。她也知道秦忠信不是一个花心或随便的人。她嗅了嗅衣服,除让她心跳的秦忠信那带着淡淡麝香的清冽的男性的气息外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她把衣服收好,不过这次她留下了那根头发。

接下来她又发现过两次头发,一次与上次间隔了二十多天,一次与它的前次间隔了半个多月。可是衣服上一样没什么不同的味道。玉姝心中有了寻思。

这天,秦忠信回来的早,小心心又睡得早。因而洗漱后,两个人聊了会儿天。她依偎在他的怀里。

忠信。她的手在他的胸前。

他低头看她。

公司的客户多数你去见吗?

有需要的才去。他不大与她谈公事。

现在是否是有很多女的也很能干啊?那些老板啊、老总啊,女的多吗?

他想了想:有,不太多。女人做高位还是不容易的。

可是,女经理挺多了。

嗯。

你们男人一起应酬的时侯会…那个吗?

他看看她半晌,戏谑地问:哪个?

呃…叫那个啊。她酡颜了。

叫哪个?他逗她。

她生气了,闭上嘴巴。

你想问甚么?他摸摸她的脸,不再逗她。

我就是好奇,觉得外面的世界好大。我一天都没工作过,有时候觉得自己会不会很没用。

他往怀里拉了拉她:有用没用不一定一种情势。有些你以为的能干,可能只是环境所迫,不一定是她从心里喜欢或愿意的。你不需要那么做,而且你生了心心,也是大功一件。

啊?你认为我只能生孩子?她在他怀里抬起身子,有些被轻视了的难过。

他将她按进怀里:傻的,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给我一个稳定的家,让我在外面很安心。

真的?

他吻吻她的头发,在她耳旁低语:挺晚了,我们休息了。

第二天秦忠信上班后,她回想他们昨晚的谈话。仿佛感觉不出有什么,包括他对她的态度。可是,一共4根头发,实在蹊跷,让她无法说服自己放下。

她从不过问公司的事情,也不知道公司现在有多少人。是否是去公司看看呢?或者先约请林丹过来坐坐,可以看看她,也可以和她聊聊公司的人。

一只女性的漂亮的手打开面前的细长精致的小盒子,看着里面当心安放的东西。这可是她在那个可以集中拿取它们的地方专门用心挑出来的。看着完全相同的它们,她利用着每一次有益的时间给它们一个好安置。想象到什么,唇角冷冷1弯。她看着盒子,看着里面那单独看起来漂亮又仿佛普通却能起到大作用的收藏,嘴角弯出玩味一笑,她相信她会分辨得出。

林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自己卸了妆后通透而健康的皮肤,微微一笑。想到下午接到的玉姝的电话,平常步骤完了后,拿起睡眠面膜敷到了脸上。

未完待续。

延伸 · 推荐

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楼(第三卷)

作 者 / 君 玉。光年三部曲·月影红搂第三卷。他也累,也怕了。此时,内心强烈希望能有个人帮忙分担。他闭上眼睛,脑海闪现一个方法。自己不用担心,他回学校后先向系主任支取几个月的薪资给母亲,弟弟休学一年...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十三卷)

作 者 / 君 玉。不过,洛洛,诺诺一定要弄清楚心中的疑问,我觉得他好眼熟啊,昨天回去想了想,上网1搜。看沈洛一副高僧入定相,她靠近她,压低声音:好像中盛团体的秦忠信啊。他是叫秦忠信吗?挺像的。而且,...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婴儿肚子有胀气怎么办
小孩子拉肚子怎么办
新生儿胃部受凉的表现
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