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血与火的赞歌 第3节 劳博特

2020-01-18 01:22: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血与火的赞歌 第3节 劳博特

在卡伦领贵族发动政变后的第三天,也就是9月13日,

克温镇的劳博特皇帝便知晓了在泽科拉堡宴会厅中,布雷迪德利公爵被杀的整个过程,狮堡培养的探子甚至把在场每个人的面部表情形容给他们的皇帝陛下听。

在克温镇的议事大厅内,帝国的皇帝陛下把这个消息当成消遣讲给他的属臣们,并用讽刺般的说道:“众神在注视人间,切斯特父子为他们愚蠢付出了代价。”

帝国军务大臣埃里克公爵听后立刻冷冷的说道:“众神高高在上,他们不会理会我们的痛苦…而你,身为帝国的皇帝陛下,从法律上讲有和义务保证帝国任所有贵族的权利和生命,但是,我现在听到的却只有无尽的讽刺和嘲笑。”

“陛下…”

埃里克公爵的话让皇帝恼怒不已,就在皇帝打算反驳,整个议事厅即将陷入争吵的时候,首相尼克公爵脚步轻移站到皇帝和埃里克公爵的中间位置,并对周围的贵族和将军们挥了挥手…

争吵被及时阻止,皇帝和军务大臣都默然的看着贵族们退出房间。

“陛下。”尼克公爵在所有人都退出大厅后,他再次恭谦的喊了一声,“我们与兽人的战争需要更多的支…就整个战局而言卡伦领的态度至关重要,从前段时间布雷迪德利公爵的态度我们可以推断出,他在有意修复卡伦领和中央帝国的关系,这本来是我们的机会,您甚至让您的儿子亲自出使卡伦领,现在卡伦领贵族们的叛乱带来了新的问题…”

“难道特洛菲尔还敢有其他想法吗?”劳博特皇帝冷冷的打断尼克公爵,“如果有,我相信他肯定会和那位年轻的公爵一样。”

尼克公爵望着皇帝说道:“到现在为止,特洛菲尔并没有发过那怕一封正式文书到内阁…他在取得卡伦领统治权的时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向中央帝国通告,而是把他所有军队派到泽科拉堡的南端驻扎。”

“你是想告诉我,特洛菲尔想效仿特瓦尔领的西泽-得文?”皇帝眉头轻轻一皱,把手中的酒杯放下看向身后的巨大地图上的卡伦领,“他怎么敢…”

“‘国王陛下’,多么美妙的称呼,贵族们在谈论西泽-得文的时候,更多的是嫉妒而不是厌恶。”埃里克公爵说道:“帝国现在所有的力量都在用来对付兽人,如果我们的西边领土上多出一位‘国王陛下’,我们能够做的只能是在暗地里诅咒他…”

埃里克公爵一边说一边在地图上推演,“看看吧,如果不想卡伦领投入兽人那边的话,也许我们还要派出使者去恭喜。”

“我会派出我的军队…”劳博特皇帝脸色终于变了,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会在他的加冕仪式上砍下他的头颅。”

“这一切都只是我们的推测而已…”尼克公爵突然语气一变,“也仅仅是推测,也许特洛菲尔很快就会向内阁发来他的书面文书,但在此之前,我们也不得不防,所以,我建议第一军团向克温镇西部推进五十里,同时,给泽科拉堡下达正式命令,命令他们在泽科拉堡的东部的驻军向夏斯特堡推进,并在本月25日之前对夏斯特堡的兽人发动攻击。”

埃里克公爵在地图上推演着尼克公爵的命令,当尼克公爵说完后,他立刻向皇帝建议道:“同时,我们的第二、第三、第六军团向克温镇北部推进两百里,以牵制兽人的主力。”

“同时出动四个军团?”劳博特皇帝眉头一皱,“你们想提前与兽人决战吗?”皇帝望着眼前帝国目前最重要的两位大臣,一下便明白过来他们今天绕这么大的圈子想要说的话题。

“如果卡伦领正面回应军部命令,并及时调遣他们的军队攻击夏斯特堡,我想,我们可以先与兽人在克温镇北部平原上打一打…”尼克公爵没有提‘决战’二字。

“光试探性的进攻,就需要足足四个军团吗?”劳博特皇帝皱着眉头,“近六万的调动,耗费的物资粮草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您终于在为您的物资粮草着急了…我的皇帝陛下,您的财政早已支撑不起克温镇的大军,帝国的战争税已经连续增幅三次,如果再不解决兽人的问题,您的臣民甚至连最基本的日用物资都买不起。”埃里克公爵冷漠的说道:“我想,这些问题不管是斯图伯爵还是拜利总管,都不止一次向您汇报过吧?”

“陛下…”尼克公爵忍不住想皇帝身边走出两步,“您在担心什么,或者说您在害怕什么?如果你没办法下定决心的话,也许应该看看这封信…”说着,帝国首相把一封已经拆封过的信件递给皇帝。

皇帝面露疑惑的接过信封。

“这是培迪写给你的,里面应该没有你们父子温情的尴尬场面吧?”皇帝看到信封上的署名一愣,但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这封信正是培迪就‘光辉力量’的问题给他父亲写的一封密信。

不到两页的内容,以劳博特皇帝的阅读速度,只短短五分钟就一字不落的全部读完。

读完整封信件后,皇帝脸上的表情很丰富,但唯独看不到意外。

“你好像并不怎么意外。”尼克公爵直视着皇帝。

“我并不是笨蛋,我的兄弟。”皇帝的目光在两人身上略过,然后转身走向他办公桌旁。

‘咯吱’

办公桌旁边一个方形的木箱被劳博特打开,皇帝取出一个更小的黑色木盒,木盒上缓缓流动着的淡淡白色光晕,方形木箱被打开的刹那的那股刺骨的凉意,证明着黑色的木盒上面雕刻着极其复杂的冰系魔法符文。

“一颗人头而已,不用摆出那么奇怪的表情,别告诉我你们没有收到过类似的盒子。”皇帝把木盒子放到他的办公桌上。

尼克公爵和埃里克公爵闻言心中微微一震,都下意识的想木盒走去…

是的,这是一颗人头。

但这是警卫处处长格斯艾尔爵士的人头!

“虽然这是明智的决定,但你这是在挑战帝国的秩序,我的陛下。”尼克公爵皱着眉头,“就算格斯艾尔爵士真的有问题,内阁和狮堡都没有权利直接处死他,你不应该开这个先例。”

“我觉得挺好的,警卫处掌握在他的手里非常危险。”埃里克公爵少有的对皇帝的做法表示肯定。

“帝国自成立以来,便在帕特维德大公制定法律和制度下维持着一定的秩序,这是帝国强大的最根本原因,三百年连我们各大家族都在极力维护这种秩序。”尼克公爵皱着眉头,“我们完全有办法让他死在法院的审判席上。”

“格斯艾尔爵士死在一件案子中,帝都外城区某个地下组织干掉他的。”皇帝脸上带着一股阴冷的杀意,“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人死在这样的地下组织手里。”

“如果没有这封信,您是打算瞒着您的首相做这件事情吗?”尼克公爵眉头一皱,“或者说,你连我也不信任?”

“我可以怀疑任何人,我的兄弟,这是我的权利。”劳博特皇帝眉头一挑,“这就是我一支不肯与兽人决战的原因,你们真的以为我是笨蛋吗?帝国的发生的一切都我知道,但没有肃清这些问题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那支军团可以真正信任。”

劳博特皇帝说着便从抽屉里取出一份用魔法封印的文件,这是辛达王子推演出来的那份名单…

大连市结核病医院怎么样
天津市永久医院怎么样
海口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六盘水可以治癫痫病的医院
咸宁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